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油脂市场压力“加码”
2018-11-29 06:12:11   来源/作者:期货日报   评论:0


油脂工业消费增速放缓,生物柴油需求转变
   
随着全球一次性能源产量减少与原油价格剧烈波动,依托油脂为原料生产的生物柴油备受关注,美国、欧盟等在环境保护与能源战略下增加了生物质能源的需求,这也刺激了阿根廷与印度尼西亚等国扩大油脂工业化生产,并出口到欧美国家。尤其是在2000—2011年,全球油脂工业消费增速处于10%以上,而同期的食用消费增速只有4%,这导致了油脂工业消费对油脂供需的边际弹性增强,增强油脂价格与原油价格的联动性。
   
由于生物柴油的需求变动,使得农产品除了受天气扰动而供需错配导致价格波动之外,还受到原油价格波动的影响,尤其是当全球天气恶化导致农产品歉收,供不应求,与原油价格大幅上涨同时发生时,更是加剧了农产品的价格波动。例如2008年与2011年农作物减产与原油价格上涨同时发生,农产品价格创下最大涨幅,价格也是历史最高。同时,农产品价格的上涨推升了全球通胀,CPI在这段时间也是历史最高。基于环境保护与能源战略下的生物质能源需求遭到各国抵制,尤其是一些农产品净进口国,备受输入型通胀后果影响,因此农产品的工业需求被不断弱化,而油脂的工业消费增速降低。
   
近5年来全球油脂工业消费增速均值为3.38%,甚至低于食用消费增速均值3.73%。尤其是在2014年下半年,原油价格从100美元/桶以上大幅下跌到50美元/桶以下时,油脂的工业消费增速出现罕见的负增长,当年增速为-5.78%;油脂食用消费与工业消费的比重也趋于稳定,其中食用消费比重为75%,工业消费比重为25%,而在2000年以前,油脂的工业消费比重只有不足10%。油脂的工业消费比重趋于稳定,消费增速放缓,也意味着生物柴油需求弹性减弱,油脂的工业属性被弱化。油脂价格对于原油价格变动的弹性变得越来越小,基于自身食用供需的基本面将决定油脂价格的大方向,毕竟在油脂食用消费与工业消费弹性相似的情况下,占比75%的食用消费情况比工业消费更能决定油脂的价格方向。
   
原油价格从去年6月的42美元/桶一路上涨到今年10月的77美元/桶,不断上涨的原油价格使得市场资金逐渐放大油脂生物柴油的概念,毕竟高位的原油价格与低位的油脂价格形成可观的生物柴油利润,因此市场预期原油价格的上涨将增加油脂的工业消费量,进而带动油脂价格上涨。然而通过油脂工业消费历程来看,原油价格上涨带动油脂工业消费的实质性影响在不断减弱,在此预期下的油脂多单缺乏坚实的基本面支撑,当原油价格下跌后,生物柴油概念的炒作就会备受冲击,在油脂供应充足的情况下导致油脂价格一路下跌。
   
蛋白粕增速快于油脂,油脂变为压榨副产品
   
大部分的油脂油料能同时生产出油脂和蛋白粕,只是油和粕的比例不同,在我国最重要的油脂油料就是大豆,1吨大豆可以压榨出约0.8吨的豆粕和0.185吨的豆油。我国一年大概消费3500万吨的油脂,其中豆油年消费量约为1700万吨,菜油和棕榈油的消费大概都在500万吨,这三个油脂年消费量为2700万吨,占我国油脂年消费量的80%,剩下的花生油、葵花籽油、棉籽油等消费量约为800万吨。国内蛋白粕一年的消费量大概在9000万吨,其中豆粕消费量最多,约为7200万吨,占蛋白粕消费的80%,菜粕消费排在第二位,年消费量约为600万吨,剩下的棉籽粕、花生粕、葵花籽粕等消费合计占比约为13%。而在2000年豆粕消费占我国蛋白粕消费的50%左右,随着国内人均肉蛋奶的消费增加,对于稳定的蛋白来源需求迫切,美国与巴西的大豆供应正好满足了我国对于蛋白和食用植物油的需求,豆粕稳定供应与价格优势不断替代其他蛋白份额。
   
在2000—2011年期间,国内进口大豆主要以压榨豆油为主,豆粕作为副产品生产,油厂的压榨利润锚定于豆油价格,这段时间的油粕比趋势跟随豆油价格走势而波动,与豆粕价格走势相关性较低。随着豆粕性价比的优势被不断挖掘,替代其他杂粕的比例也逐渐增加,豆粕在蛋白粕的消费比例从2000年的50%上升到2011年的70%,再到目前80%的比例,使得油厂转变利润管理模式,豆粕作为进口并压榨大豆的主要下游产品,而豆油作为副产品生产,豆粕的库存及基差与大豆压榨利润高度相关,豆粕价格也主导油粕比走势与变动节奏。2011年之后豆油的消费增速平均为5.5%,而豆粕的平均消费增速为6.8%,油厂为了销售更多的豆粕而进口压榨大豆,而豆油的产量超过其消费量,库存水平不断增加。
   
棕榈油产量增加,导致油脂进入高库存周期
   
棕榈油是全球产量与贸易量最大的油脂,目前全球一年生产油脂约2亿吨,其中棕榈油产量为7200万吨,占全球油脂产量的36%;豆油产量为5800万吨,占全球油脂产量的29%,菜油产量为2500万吨,占全球油脂产量的12%,这三个油脂年产量合计为1.55亿吨,占全球油脂产量的77%。相比较,在20世纪80年代,全球油脂产量最多的是豆油,占比在35%,而棕榈油的产量占比只有不足15%。此后随着东南亚棕榈油主产国种植面积增加,棕榈油产量以年均7.5%的速度增加,在此期间,豆油与菜油的产量增速分别为4.2%和5.7%。
   
棕榈油从油棕树果实中压榨得到,而油棕树作为一种生长在热带雨林的木本植物,对于天气的抵抗能力比较强,除非遇到如2015—2016年的强厄尔尼诺,否则其产量不会减少。从2000年以来,油棕树种植面积年均增速4.7%,单产年均增速为1.53%,大部分时间中,棕榈油的产量正增长。大豆和菜籽作为豆油与菜油的油料来源,属于草本植物,面对天气变化的抵抗能力弱于油棕树,因此产量增速不及棕榈油。另外棕榈油的性价比较高,低价与高产使得棕榈油消费不断挤占豆油与菜油消费市场。
   
由于棕榈油产量的增加,使得全球油脂库存上升,从1980年至今,全球油脂库存水平年均增速为5.2%,油脂库存从当初的400万吨增加到目前的2400万吨,足足增加了5倍库存量。只有在2015—2016年间厄尔尼诺恶劣天气导致东南亚棕榈油减产的时候,全球油脂库存水平才有所下降,其他时期库存均处于增长状态。随着天气好转,棕榈油产量快速复苏,全球油脂库存量也不断上升,油脂进入增库存周期,目前油脂库存水平接近历史最高位,对于油脂价格上涨形成较大的压力。

上一篇:黄金存在重返高位驱动力
下一篇:商品期货跨期套利模式及操作分析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