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供应主导 2019年原油涨势将“一波三折”
2019-01-02 05:57:39   来源/作者:期货日报   评论:0


自从页岩油革命开始,国际原油在长周期上陷入产能过剩和供应修复的循环过程。多数情况下,供应端变化主导原油行情,在供应端没有更多“故事”可讲时,需求端平淡对利空的放大作用会显现。目前OPEC+减产执行率成为决定2019年能否扭转原油供应预期的关键,若能实质性完成减产100万桶/日的目标,将起到维持供需平衡和稳定油价的效果。原油基本面多空交织,经历一轮冲高回落的行情,基本面、政策面和消息面各种因素都逐步被市场消化,进而反映在目前的价格水平上。综合研判,预计国际原油将受供应端变化主导,呈现宽幅振荡的走势。

行业概况

OPEC发布了2017年度统计公报。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全球原油探明储量降至1.483万亿桶,较2016年减少0.4%;OPEC14个成员国的原油探明储备为1.214万亿桶,比上年下降了0.3%;OPEC在全球原油总储量中所占比重从81.8%升至81.9%。报告指出,2017年OPEC原油出口量平均为2486万桶/日,比2016年减少40.6万桶/日,降幅为1.6%。其中,OPEC向亚太地区日均输出原油1556万桶,与前几年基本持平;向欧洲日均出口原油464万桶,同比增加24万桶;北美从OPEC日均进口原油321万桶,较上年减少8.2万桶。需求方面,2017年全球炼油产能增加10.4万桶/日至9693万桶/日,主要原因是以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的亚太地区产能扩张。2017年全球炼油总产量达到8370万桶/日,同比增长1.6%,其中亚洲和北美增幅最大。

图为国际原油走势

图为世界原油供需平衡
   
供给侧
   
EIA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原油产量已经超过沙特和俄罗斯,在1973年之后时隔45年再度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国。2018年2月美国原油产量超过沙特,6月产量高于俄罗斯,预计在2018—2019年美国原油产量将继续保持世界第一位。二叠纪盆地Permian是美国原油产区的中流砥柱,在页岩油产量中占比高达45.6%。二叠纪盆地是位于得克萨斯西部和新墨西哥州东南部的大型沉积盆地,受益于美国页岩油气革命的出现,使其成为页岩油生产成本最低的核心产区。目前二叠纪盆地尚处于开发的中前期,EIA预测两年内该产区页岩油产量将会稳步增长。2017年二叠纪油田平均产量为252.9万桶/日,到2018年底将大幅增至340万桶/日,2019年料将达到390万桶/日。此外,墨西哥湾深海油田产量占美国原油总供应的16%—18%,随着开采技术的进步,有望贡献更多的原油产能。页岩油开采成本呈不断降低的趋势,基本确定2018—2019年美国原油产量仍将保持增长,在原油年产量上站稳最大产油国的位置。
   
国际能源署IEA报告显示,页岩油的持续开发将使美国超越全球其他主要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到2025年美国可能贡献全球原油和天然气产量增长的大约一半。IEA在《世界能源展望报告》中提出,页岩油革命继续撼动原油和天然气市场供应,使美国能够成为全球最大油气生产国,到2025年,全球五分之一的原油和四分之一的天然气将来自美国。IEA还预测,到2040年,美国将分别占据全球原油和天然气产量增长的近75%和40%。预计页岩水力压裂技术将进一步推动产量增长,令美国页岩油供应增长一倍以上,到2020年代中期达到920万桶/日。根据IEA的核心前景预测,美国页岩油产量在2020年代中期将稳定下来,由于资源限制最终在2030年代减少150万桶/日。由此可知,美国页岩油未来将长期保持增产态势,在原油供应端形成压力,供应过剩构成一个主要的利空因素。
   
美国活跃石油钻井数被视为未来原油产量的一个重要先行指标。美国油服公司Baker Hughes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7日当周,美国活跃石油钻井数减少10座至877座,录得近两年内最大单周降幅,但仍远高于去年同期的751座。此外,当周美国活跃天然气钻井数增加9座至198座,油气活跃钻井总数为1075座。2018年迄今,美国石油和天然气活跃钻井平均总数为1023座,有望创下2014年以来新高。Simmons & Co预计,2018年美国油气钻井平均总数为1031座,2019年将达到1092座,2020年将达到1227座。
   
受益于页岩油技术革命,美国原油产量迅猛增长,2018年9月美国原油产量上升12.9万桶/日至1147.5万桶/日,连续第四个月刷新历史最高纪录,8月为1134.6万桶/日。EIA短期能源报告显示,2018年美国原油平均产量为1070万桶/日,2019年将达到1170万桶/日,新增产量主要由页岩油贡献。美国七大页岩油产区中,位于得克萨斯州及新墨西哥州东南的二叠纪盆地,由于其得天独厚的地质条件及区位优势产量迅速增长,9月该地区页岩油产量达到342万桶/日。在当前油价足以覆盖井口盈亏成本的情况下,油田运营商仍有继续增产的意愿。
   
但与此同时,美国本土炼厂的需求并未出现显著增加。Midland产区周边炼厂需求约为67万桶/日,其中对轻质原油的需求约为40万—50万桶/日,且到2019年底没有产能扩张计划。炼油能力较为集中的美湾及中西部地区炼厂仍以加工中重质原油为主,大量过剩的轻质原油转向欧洲及亚太地区出口。二叠纪产区页岩油运输的物流瓶颈逐步显现,目前该地区原油运力基本处于满负荷状态,在本地炼厂消化能力有限的情况下,如果继续保持当前较高的产量增速,或存在大幅累库的风险。


图为美国原油产量

图为美国石油炼化能力
   
从管道建设计划上看,Midland-to-Sealy、BridgeTex和Permian Express三条管道均有所扩张。2018上半年Permian地区管道运输能力约为258万桶/日,到年底将达到338万桶/日,2019年三季度前无新增扩容计划,2020年年初二叠纪整体实现560万桶/日左右的管道运力。公路运输需求旺盛,由于卡车司机短缺,运营车队纷纷提价,目前运往美湾地区的费用高达17—20美元/桶。铁路运输能力在30万桶/日的水平,成本约为8美元/桶。2018年9月以后,预计二叠纪盆地的页岩油外输需求将达到300万—310万桶/日,如果按照每月5万—6万桶的速度增产,到2019年初几乎全部运力都将被占用,管道扩建进度相对于页岩油增产预期仍然捉襟见肘。原油运输的物流瓶颈问题,直接导致二叠纪产区的基准价格Midland对WTI另外两个集散地Cushing和MEH深度贴水,且幅度随着产量提高而加深,令产油商无法从高油价中获利。据此合理推断,油田运营商或选择减慢新井建设及推迟完井,二叠纪盆地页岩油产量边际增速将有所放缓。
   
然而,市场对美国原油供应增速的预期明显不足。美国是世界最大的原油消费国,同时新晋为世界第一大产油国。自从页岩油革命以来,美国原油产量几乎一直在加速提升,2018年产量从5月的1070万桶/日迅速飙升100万桶/日至10月的1170万桶/日。真正限制美国原油产量的是运力不足问题,页岩油主产区二叠纪盆地从二季度开始陷入管道运输瓶颈。此前市场普遍认为,由于输油管道运力限制,美国原油产量将在2018年夏季触顶,并在2019年内保持平稳。但后来证明这一预期与事实不符。原计划2019年一季度完工的Sunrise石油管道在10月提前投产,额外提供了约50万桶/日的运力;管道公司使用减阻剂增加管道流量;动用公路铁路交通。运力的增加使得美国页岩油得以再次扩大生产规模。宣布制裁伊朗至今,美国原油净进口量锐减近200万桶/日,对平衡美国贸易逆差产生显著的效果,因此对美国而言维持现在的原油产量水平较为有利。

图为OPEC原油产量
   
沙特是国际原油供应端的绝对主力,拥有OPEC最多的原油储备产能,也是OPEC执行产量调控政策至关重要的筹码。早在美国退出核协议之初,OPEC成员国备用产能共计340万桶/日,单沙特的富余产能就超过200万桶/日,约占OPEC总量的59.4%,最大可持续生产能力约为1200万桶/日。此前由于美国制裁伊朗的威胁,沙特全力增产以弥补可能出现的供应缺口,最终导致了严重的供应过剩。彭博社调查显示,在沙特的贡献下,10月OPEC原油产量增加43万桶/日至3333万桶/日,创下2016年11月,即OPEC与非OPEC产油国达成减产协议以来的最高纪录。作为OPEC第一大原油生产国,2018年10月沙特原油产量增加15万桶/日至1068万桶/日,低于沙特自身估计的1070万桶/日,但达到彭博社1962年有记录以来的历史最高水平。未来美国会敦促沙特提高产量,但考虑到沙特再次减产的决心,且近20年来沙特原油产量几乎未曾超过1100万桶/日,其向市场提供的原油数量易减难增。
   
除OPEC成员国增产之外,非OPEC产油国原油产量也在持续飙升。俄罗斯作为非OPEC产油国的代表,原油产量超过1000万桶/日,但其能调动的储备产能仅为25万桶/日,可供给市场的原油较OPEC更为有限。2018年10月俄罗斯原油产量增至1141万桶/日,亦创历史最高纪录。俄罗斯总统普京称:“油价维持在60美元/桶对俄罗斯而言是最合适的,过高的油价会给消费者带来不少麻烦。”可见,油价60美元/桶或是其心理价位。相比沙特,俄罗斯对低油价的容忍度更高。事实上,在2018年油价剧烈波动中,俄罗斯原油产出一直相对稳定。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表示,当前的油价对产油国和原油进口国是比较合适的,去年年底前俄罗斯原油产量都将保持稳定,将在2019年开始调整产量。
   
关注其他产油国方面。尽管国家持续动荡,利比亚原油产量仍创五年来新高。201810月利比亚原油产量增加17万桶/日至122万桶/日,在OPEC成员国中产量增幅最大,创2013年以来该国原油产量历史最高纪录。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表示,该国原油平均产量已达到127.8万桶/日,为201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若国内形势继续保持稳定,原油产量尚有数十万桶的上升空间。利比亚安全局势一直是原油市场中非常大的不确定性因素,在武装分子对油田和港口的频繁袭击下,其原油产量却意外地顽强增长。考虑到利比亚形势依然严峻,不能排除进入不可抗力状态的情况,加剧短线盘面波动性。此外,委内瑞拉原油供应中断的危机是另一重要原因。委内瑞拉饱经恶性通胀的摧残,近期重新大选及美国制裁威胁等政治不确定性因素,导致投资石油采掘产业的资金大量撤离,担忧难以交付足够的石油,造成了非自愿性停产。
   
需求端
   
2018年油价的剧烈波动更多是由市场对供应端变化的预期导致,需求端的影响一定程度上被弱化。但值得注意的是,原油供应端缺乏新题材的同时,需求端的不确定性正在提升。
   
美国炼厂开工率季节性特征明显,通常2—4月为传统检修期,开工率维持在75%—85%。夏季出行高峰期来临后,随着成品油消费量大增,炼厂开工率升至90%以上,此后逐渐趋于回落,直到年末取暖季的到来,炼厂开工将有所好转。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预测,受益于化工原料需求和物流运输的推动,中国原油需求将会出现增长,并在2030年达到7亿吨/年的高点,同期原油年产量将稳定在2亿吨左右。中海油在报告中指出,到2020年中国富余炼油产能将达到1.36亿吨/年,中国原油需求预计将在2030—2040年达到峰值。
   
OPEC在最新公布的报告中称,未来全球石油消费增速放缓,叠加竞争对手产出增多,预计2019年世界对OPEC原油的需求量将有所下滑。这是OPEC首次对2019年油市进行预测,暗示尽管OPEC与非OPEC产油国严格执行减产,但国际原油将重回相对性的供应过剩。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市场普遍担忧全球原油供应过剩,投资者恐慌情绪蔓延。资深业内人士表示,最近油价的深度下跌反映出未来需求不断恶化的预期,根本原因是市场对于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担忧。
   
2017年以来,全球经济复苏令市场对原油需求持乐观预期,然而美国推行的贸易保护主义又给能源市场的前景蒙上阴影,IMF等机构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表示担忧。OPEC在报告中指出,如果贸易紧张局势进一步加剧,叠加政治不确定性因素,将对投资、消费和资本流动造成拖累,进而对国际原油市场产生负面影响。

图为全球GDP实际增长率预测

图为中国GDP实际增长率预测
   
进入2018年四季度以来,国际原油机构对后市需求增长的证明或证伪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以国际能源署为代表的乐观派认为,剔除季节性因素的影响,全球原油需求依然强劲,未来需要供应更多的原油。长期来看,产油国应加大油田设施建设,投入更多资金进行勘探、开采及运力拓展。另一边,以OPEC为代表的悲观派则有着截然不同的想法,认为前期高油价已经对需求造成抑制。OPEC在月报中预测,2019年全球原油需求较2018年将会下降90万桶/日,并将2019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预期由136万桶/日下调至129万桶/日。
 
图为OECD原油需求量
   
多数情况下,供应端变化主导原油行情,在供应端没有更多故事可讲时,需求端平淡对利空的放大作用则会显现。

随着二叠纪产区输油管道的加速扩张,运力不足的问题得到一定缓解,2019年美国原油产量将重拾高增长态势。同时,为应对油价大幅下挫,OPEC+产油国达成2019年上半年的减产协议,新的轮动周期重启。目前OPEC+减产执行率成为决定明年能否扭转原油供应预期的关键,若能实质性完成减产100万桶/日的目标,料将起到维持供需平衡和稳定油价的效果。预计国际原油将受供应端变化主导,呈现宽幅振荡的走势,WTI原油运行区间在50—63美元/桶,Brent运行区间在57—71美元/桶。

库存

EIA数据显示,2018年截至12月7日当周,美国原油库存减少120.8万桶,至4.42亿桶;俄克拉荷马州库欣地区原油库存增加114.8万桶,精炼油库存减少147.5万桶,汽油库存增加208.7万桶。随着边际需求开始转弱,原油库存或重新累积,在没有更多故事可讲的情况下,库存成为油价的核心影响因素。根据以往经验,当原油特别是成品油库存回升时,若供应端仍维持紧俏,油价可能继续上涨;但如果基本面逻辑偏空,则油价大概率止涨走跌。在过去18个月产油国减产的努力下,目前OECD商业原油库存处于过去10年较低水平,低库存无疑对原油产生支撑,因此现阶段原油尚不具备深度回撤的条件。

图为EIA美国原油库存
 
图为API美国原油库存

图为OECD原油库存
   
制裁伊朗
   
早在2018年5月9日,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将对伊朗的经济制裁调至最高级别,其中能源领域相关制裁的宽限期为180天,在11月4日结束。据此,特朗普政府向全世界原油进口国施压,要求在11月4日前将伊朗原油出口数量降为零,届时美国将重新恢复对伊朗的全面制裁。当时彭博社分析称,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将导致原油市场供应量减少近250万桶/日。为达到制裁伊朗的同时不影响油市平衡的目的,特朗普政府督促沙特增加原油产量至200万桶/日,以弥补可能出现的供应缺口。
   
2018年6月22日召开的OPEC会议是2011年以来内部分歧最大的一次会议,焦点集中在美国施加的外部压力和成员国内部的利益冲突。特朗普政府要求沙特提高原油产量,以抵消制裁伊朗对原油供应的干扰。但事实上,各成员国闲置原油产能差异巨大,参与减产协议的产油国仅有少数能够从增产中获利。沙特和俄罗斯强调维持国际原油市场的长期稳定,另一部分产油国则面临油价下跌带来现实的经济损失。6月23日OPEC与非OPEC产油国达成一致意见,宣布从7月1日起适当提高原油产量,以维持供需平衡和市场稳定。根据2016年年底达成的原油减产协议,OPEC和非OPEC产油国减产额度为120万桶/日,5月减产计划履行率超额达到147%,OPEC会议决定将减产执行率降至100%的正常水平。随后沙特释放出强有力的增产信号,表示OPEC正在全力生产尽可能多的石油,以满足全球原油需求,消除供应短缺的可能性。
   
自2018年11月5日开始,美国对伊朗新一轮经济制裁全面生效,主要针对伊朗能源行业和石油贸易等领域。2018年10月伊朗原油产量减少1万桶/日,至342万桶/日,创2016年以来最低水平,预计2018年伊朗原油平均出口量为224万桶/日。美国制裁已经导致伊朗原油出口锐减三分之一,但伊朗原油出口量减少100万桶/日,数量远不及此前预期。特朗普政府此前一直声称,目的是将伊朗原油出口量降为零,但最终宣布颁发一定豁免。获得进口伊朗原油豁免权的八个国家和地区是: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印度、韩国、日本、希腊、意大利和土耳其。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解释为,原油买家减少的进口量超过奥巴马时期采购量的20%,即可获得为期180天的临时性豁免,美国欲通过制裁伊朗原油出口来实现最大程度的遏制与打压,并不想由此伤害依赖伊朗原油的朋友与盟国。
   
不可否认,特朗普的策略和行为是本轮国际原油超预期下跌的重要推手。特朗普最近的言论称,更偏好油价走低。沙特已经帮助美国拉低油价,美国将不会对沙特表现强硬。去年夏天特朗普政府多次强调,目标是将伊朗原油出口量降为零,并强烈敦促沙特提高原油产量,以弥补制裁伊朗造成的原油供应缺口。基于美国对伊朗实施严厉制裁的前提,沙特带领OPEC+产油国竭尽全力提高产量,最终导致市场对供应过剩的担忧。事实上,最终美国大方地给予八个国家和地区进口伊朗原油的豁免权,且事先并未向盟友沙特做出任何暗示。在此期间,记者遇害事件又令特朗普抓住沙特王室的软肋,在对沙特立场的声明中,特朗普称无论案情的真相如何,沙特都是重要的盟友,并表示美国有意与沙特保持密切合作,后者已经积极回应让油价达到合理水平的要求。
   
针对OPEC+重启减产,特朗普在推特上谴责OPEC人为推高油价,认为基于供应的油价应该低得多,甚至发表OPEC剥削全世界的激进言论。投资者普遍认为,美国新晋世界第一大产油国,过低的油价不利于页岩油出口。但实际上,在输油管道和港口码头全面建设之前,运力不足造成内陆产区原油对美湾原油存在贴水。由于内陆价差的存在,高油价并不意味着美国出口原油必然获利,甚至会伤害页岩油产业的发展前景。利弊权衡之下,美国原油工业的根本利益是在国际原油市场中占有的份额,而非利用高油价从中渔利。特朗普政府真正的战略意图是,通过地缘政治制造油价的反复波动,产量一增一减中迫使OPEC让出市场份额。业内有说法称,特朗普先生是2018年最伟大的原油交易员,从这个意义上是不无道理的。
   
减产协议
   
2017年1月,OPEC+成员国开始减产,以缓解原油供应严重过剩的局面。在OPEC及非OPEC产油国通力合作下,OECD商业原油库存降至5年内均值水平以下,减产计划的目标实现,年中全球原油供需格局达到再平衡。2018年6月,随着油价触及3年半以来高点,产油国减产幅度超出预期后同意恢复部分产出。然而,近期原油转向技术性熊市,迫使OPEC+考虑重新启动减产。OPEC最大产油国沙特提议,需要在10月的产量水平上削减100万桶/日,因为全球原油市场今年可能再度面临供给过剩。原油市场情绪从先前恐慌供应短缺转变为担忧产能过剩,主要归结为产量的超预期飙升,库存的不断累积和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当然也存在市场过度反应的因素。在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后,2018年11月OPEC原油产量减少16万桶/日,至3311万桶/日,成员国减产执行率上升至120%。
   
产油国三巨头中,原油减产计划的主要矛盾集中在美国和沙特之间。站在沙特的立场上,现有高产量无疑是沉重的负担。低油价造成的利润损失,增产带来的费用增加,显然都是沙特不愿接受的,希望通过减产的途径重新稳定油价。美国站在坚决反对OPEC减产的立场上,特朗普发推特称,“希望OPEC维持当前的原油产量,世界不需要也不想要更高的油价”。2018年11月俄罗斯原油平均产量由10月的1141万桶/日下降至1137万桶/日,下一步无论是削减产量以恢复价格,还是维持产量保市场份额,对俄罗斯而言并不会造成深度影响。OPEC部分成员国对新的减产措施持积极态度。阿联酋表示,绝对不会增加原油产量,100%的减产执行率不再是推荐的策略。科威特表示,下一步会减少原油供给,以维持油市平衡。阿曼石油部长称,原油面临供应过剩的风险,100万桶/日的减产规模对OPEC+是合适的。
   
OPEC又一次面临两年前的难题:若决定延续减产计划,将进一步激发页岩油产量攀升;若维持原油生产现状,则对OPEC产油国利益造成现实的损害。相比可能丧失的市场份额,油价暴跌是OPEC+产油国更加无法接受的。最终在维也纳年度会议上,以沙特和俄罗斯为代表的OPEC及非OPEC产油国达成协议,决定从2019年1月开始削减原油产量120万桶/日。其中,OPEC成员国减产份额为80万桶/日,非OPEC产油国减产40万桶/日。OPEC将以2018年10月原油产量水平作为基准,初步设定期限为6个月,并在4月再次评估。据路透社报道,2019年1月沙特原油出口量预计为730万桶/日,将在2018年11月的水平上大幅减少100万桶/日。此前市场普遍认为,OPEC+提出的方案不高于100万桶/日,本次减产规模超出预期。但OPEC一度未能敲定具体数字,推迟发布减产决定,反映出其干预市场的能力有所减弱,或成为OPEC正在失去影响力的信号。此外,伊朗因制裁不会加入减产协议,利比亚希望寻求豁免,卡塔尔退出OPEC,均对局面造成一定的影响。无论如何,OPEC将不遗余力执行减产计划以稳定油市,对近期国际原油的低迷走势产生提振。
   
油轮追踪机构Petro-Logistics公布的数据显示,在1月OPEC减产协议生效前,沙特原油出口量已经触及纪录高位。2018年11月沙特原油平均出口量为810.5万桶/日,高于10月的749.1万桶/日。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表示,过去沙特原油产量保持稳步上升,但鉴于油价出现连续下跌,沙特计划从2018年12月开始减产50万桶/日,当月原油出口量亦将环比下降,沙特12月的减产计划将导致全球原油供应量降低近0.5个百分点。减产协议生效后,预计12月沙特原油出口量降至760万桶/日,今年1月将进一步降至700万桶/日。
   
尽管OPEC+达成的减产规模超出市场预期,但美国的坚决反对和OPEC内部貌合神离,给如何实施减产协议带来很大不确定性,进而抑制油市重拾看涨情绪。高盛指出,由于2018下半年缺乏明确的减产,国际原油市场存在惊人的过剩;若想油价实现可持续性反弹,需要有赖于减产执行得力及库存下降的确实证据。摩根士丹利则称,虽然OPEC+达成减产大幅缓解了未来供应过剩的程度,但短时间内油价不太可能再次达到2018年10月初创下的近四年来高位。
   
卡塔尔“退群”
   
卡塔尔宣布,从2019年1月1日起将退出OPEC组织。OPEC表示,尊重卡塔尔做出的决定。卡塔尔能源大臣称,卡塔尔在退出后将不会遵守OPEC的规定,对OPEC减产协议的影响非常小;退出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基于技术和战略性考量。2018年的OPEC会议是卡塔尔参加的最后一次会议。自1961年以来,卡塔尔一直是OPEC的正式成员国,至今已经58年。目前卡塔尔原油产量在OPEC中排名第11位,占OPEC总产量的1.83%,占全球原油产量的0.64%。OPEC月报显示,2018年10月卡塔尔原油产量为60.9万桶/日。对比沙特和俄罗斯上千万桶级别的产量,这一数字仅仅相当于零头。从能源结构上看,卡塔尔虽然原油产量不高,但是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LNG)供应国。卡塔尔天然气储量高达24.5万亿立方米,目前出口量为7700万吨/年,占全球出口总量的30%。卡塔尔退出的主要目的是规避OPEC对其的约束,大力发展天然气产业,计划到2024年将LNG出口量提升至1.1亿吨。受制于原油产量,卡塔尔退群事件对全球原油供应格局影响较为有限,更多是市场情绪上的作用。
   
卡塔尔是第一个退出OPEC的海湾地区国家。有国际舆论认为,卡塔尔选择在这个敏感的时间节点退出,意味着全球最大的石油组织OPEC内部开始出现裂缝。卡塔尔油长宣称,此举和沙特等国对卡塔尔的经济封锁无关。2017年6月,沙特等四国以支持恐怖主义为由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并对其实施禁运封锁,至今外交关系仍陷入僵局。标普全球普氏能源资讯一名主管Andy Critchlow表示,“这绝对是一个大事件,在我跟踪OPEC的20年里,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比这更对OPEC的未来构成系统性风险。”他甚至讲道,“OPEC已经名存实亡,它现在是沙特和俄罗斯两个产油大国的组织。” 虽然俄罗斯名义上不属于OPEC成员国,但它是与该组织结盟的最大产油国。事实上,近年来OPEC正在被边缘化,国际原油的关键决定权已经落入美国、俄罗斯和沙特三巨头手中。在卡塔尔退出后,OPEC将剩余14个成员国,分别是:沙特、伊拉克、伊朗、科威特、阿联酋、利比亚、赤道几内亚、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厄瓜多尔、委内瑞拉、加蓬、刚果。
   
贸易摩擦
   
经历一波三折的过程,中美贸易摩擦正式打响。2018年6月15日,美国政府公布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措施,同时对约16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开始征求公众意见。美国这一举措有悖于中美双方在华盛顿联合声明中达成的共识,考虑特朗普反复无常的做法,既令人错愕,又在意料之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关税条例》等法律法规和国际法基本原则,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对农产品、汽车、水产品等545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对其余商品加征关税的实施时间另行公告。
   
贸易摩擦的升级势必导致国际贸易活动水平下滑,进而对生产、运输和消费领域的能源需求造成致命打击。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WTI短时间内从145美元/桶暴跌至35美元/桶下方。中美贸易摩擦若进一步激化,将对全球经济复苏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原油需求走弱引发市场担忧。然而历史上,每当美国实行贸易保护主义措施,通常会伴随美元指数的走弱,从而对原油价格形成一定支撑。未来贸易摩擦的走势,及其对原油的影响是错综复杂的,整体上将产生偏消极的作用。
 
观点总结
   
自从页岩油革命开始,国际原油在长周期上陷入产能过剩和供应修复的循环过程。基于原油价格对供应端变化预期的反应,OPEC产油国减产和美国页岩油增产形成此消彼长的轮动机制。进入2018年后,美国二叠纪盆地产区一度面临运输瓶颈,导致内陆价差迅速扩大,未完井数量不断攀升。当时市场普遍认为,美国页岩油产量增长受阻,将迎来一段时间的停滞期。年中在美国制裁伊朗的威胁下,以沙特为首的OPEC产油国三季度大幅增产。最终伊朗原油出口量降为零的预期未能兑现,市场风向从供应短缺转向供应过剩,从而完成了2016—2018年间的轮动周期。随着二叠纪产区输油管道的加速扩张,运力不足的问题得到一定缓解,2019年美国原油产量将重拾高增长态势。同时,为应对油价大幅下挫,OPEC+产油国随即达成2019上半年的减产协议,新的轮动周期重启。目前OPEC+减产执行率成为决定明年能否扭转原油供应预期的关键,若能实质性完成减产100万桶/日的目标,料将起到维持供需平衡和稳定油价的效果。
   
国际能源署IEA署长菲斯·比罗尔警告称,“由于脆弱的全球经济和动荡的地缘政治,我们正在进入油市不确定性前所未有的阶段”。 原油基本面多空交织,经历一轮冲高回落的行情,基本面、政策面和消息面各种因素都逐步被市场消化,进而反映在目前的价格水平上。EIA预计,2018年WTI和Brent原油价格分别为65.18美元/桶和71.4美元/桶,预计2019年WTI和Brent原油价格分别为54.19美元/桶和61美元/桶。
   
综上所述,预计国际原油将受供应端变化主导,呈现宽幅振荡的走势,运行区间WTI原油在50—63美元/桶,Brent在57—71美元/桶。(刘绅)

 

上一篇:商品互换中央对手方及双边代理清算机制研究
下一篇:俄罗斯原油产业全球影响力不断扩大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