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全球主要原油期货市场运行特点分析
2019-04-02 06:38:47   来源/作者:期货日报   评论:0


上海原油期货上市回顾

上海原油期货自上市后持仓量持续增长,成交量也不断放大。整体而言,成交量超过持仓量,品种交投十分活跃。

交易量是定价话语权的最直观表现。上海原油期货的全球市场份额在上市两个月内扩大一倍达到12%(Brent原油期货为26%,WTI原油期货为62%),平均日成交量仅仅上市2个月即突破了10万手大关,而达到这个规模,WTI原油期货用了3年,Brent原油期货用了5年。

2018年8月,上海原油期货交易量超越Brent原油期货,跃升全球第二位,显示出投资者对该种原油期货的强烈需求。此外,2018年上海原油期货已揽获全球原油期货成交量的6%,较Brent原油期货上市当年从WTI原油期货手中夺得的3.1%成交量更为出色。不过,目前上海原油期货持仓量稳定在4万手左右,而Brent及WTI原油期货持仓量则在40万手上下,相比之下,上海原油期货的影响力和市场参与度仍有较大的提高空间。鉴于上海原油期货的成交量和持仓量已经双双超过迪拜原油期货荣登全球第三大原油期货品种,其整体表现还是非常值得肯定和期待的。

上海原油期货以人民币定价,交易标的也是较符合亚洲市场需求的中质含硫原油,与主流合约相比具有显著独立性。经汇率换算后,可发现其上市以来与Brent原油期货走势接近并大体维持平水,价差也在±50元/桶的范围振荡。虽然油品质量稍弱于Brent及WTI的轻质低硫原油,但考虑到多数货源来自中东,加上其所附加的运费,上海原油期货的价格水平也较为合理。从原油品质的角度出发,WTI原油期货理应小幅升水Brent原油期货,但随着北美市场特别是非常规原油的逐渐发展,WTI原油期货的独立性也日益显著。受供需关系差异影响,自2011年后WTI原油期货反而开始大幅贴水Brent原油期货,两者价格走势分化凸显,WTI原油期货也逐渐变成北美油市的区域性标杆价格。因此,虽然目前上海原油期货仍在发展初期,但随着自身的逐渐成熟,成长为亚太油市的标杆并走出独立价格趋势是完全可以期待的。

SC1809是上海原油期货第一个可以实施交割的合约,截至2018年12月,上海原油期货交割量累计28490吨。进入2019年后,1月交割量为25130吨。从各方面的参与数据可以看出,上海原油期货活跃程度目前已经达到了能够为实体企业提供较好期货相关服务的水平。可以预计,未来,上海原油期货将为推动我国原油体制改革、促进全球原油贸易发展注入新动力。

全球原油期货发展历程

1859年8月27日,随着全球第一口商业性油井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钻采成功,近代原油工业发展壮大的序幕也因此逐渐拉开。在此之后,原油逐渐发展成为现代社会最为依赖的一次能源,不仅为人类社会提供了充足且高效的液体燃料,由其衍生出的石化工业及无数化工产品更是促进了人类生产、生活的极大发展。

定价权的转移

对于原油这种重要性极高的大宗商品,价格的判定及调控至关重要,而原油定价权也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权力的更迭不断转移,并主要分为三个阶段:

一是1900年前后至1973年,随着殖民主义的扩张,大型跨国原油公司也倚靠并代表着背后强大的母国在殖民地扩张版图,并占据了原油定价的主导权,但之后则随着亚非拉独立运动及油气资源国有化的影响而逐渐式微。不过,由这几家原油巨头演变而来的Shell、BP、ExxonMobil及Chevron等几家公司至今仍在国际市场上具有相当强大的影响力。

二是1973年至1986年,中东、南美及非洲的产油国家逐渐获得独立自主,自第四次中东战争开始团结起来并通过OPEC统一控制产量,并以此形成事实上的卡特尔集团以控制油价。但OPEC内部也有利益冲突,特别是两伊战争时双方交恶并大量出口原油,油价也因此脱离控制。最终,沙特开始采用净回值价格来争夺失去的市场份额,相关的定价体系也出现动摇。

三是1986年至今,随着信息技术和金融市场的快速发展,原油现货及期货交易日趋完善,交易主体不断丰富,影响范围不断扩大。在套保套利和价格发现功能不断升级的情况下,世界各地的生产商、贸易商、购货商纷纷参与交易。在这种情况下,期货价格也逐渐更加接近、更能代表真实的供需状况和市场预期,Brent及WTI等主要品种也开始成为原油市场定价体系的主导力量。

定价权的争夺

目前,Brent、WTI和迪拜/阿曼原油期货是全球油市的的三大定价基准。其中,Brent原油期货于1988年在英国伦敦IPE挂牌交易(后变更为ICE),WTI原油期货于1983年在美国NYMEX挂牌交易,而阿曼原油期货于2007年在迪拜DME上市,迪拜原油期货于2002年在新加坡SGX上市。

从影响力来看,Brent原油期货依然长期占据龙头地位,全球约2/3的现货原油交易均挂靠其定价体系。此外,Brent原油期货价格也是欧洲、非洲、中东向欧洲出口原油的参考价格以及海运原油交易的标杆价格,辐射范围最为广泛。相比之下,WTI则稳坐原油期货“第二把交椅”,其价格作为美国进口原油的参考价格,以及北美陆地管输原油的标杆价格,在美洲地区影响力凸显。整体来说,Brent和WTI原油期货历史悠久,均于上世纪80年代上市,都是低硫轻质原油,且分别依托两大金融强国及背后的西欧、北美消费市场发展起来,短期地位难以撼动。

迪拜/阿曼原油期货主要作为中东面向亚太地区出口原油的参考,而且对应标的是高硫中质原油。不过,迪拜原油期货仅采用现货交易模式,而阿曼原油的期货交易也较为形式化,叠加影响范围难以辐射欧美国家,所以在期货及金融市场上的影响仍远不如Brent和WTI原油期货。此外,新加坡是个贸易中转站,与原油供需两端关联不大,航运加油的需求倒是旺盛,因此SGX上市的燃料油、精炼油期货发展比迪拜原油更成功。阿联酋DME虽然背靠原油供给端,但本身与NYMEX同属于美国CME,且其合约必须通过CME完成清算,因此原油期货的发展也极受限制。

还有很多国家尝试过上马原油期货,但截至今日仍无成功先例。日本曾于2001年在东京TOCOM推出中东原油期货,并舍弃美元而采用日元/千升作为单位。然而,受日本原油完全依赖进口、日元汇率大幅升值、投机资金流出、机构投资者参与程度过低等因素影响,交易量持续萎缩。2005年,印度在孟买MCX推出WTI原油期货,并以卢比作为计价货币,虽然具有一定时区优势,但由于印度外汇管制较为严格,金融体系也不完善,本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合约仍旧影响力不足。俄罗斯也在自己的交易所RTSSE上市过乌拉尔原油期货合约,但不稳定的金融局势、剧烈波动的卢布和较固定的原油买家同样导致了交易清淡的结果。

上一篇:甲醇 仍有下跌空间
下一篇:无视经济衰退风险 对冲基金推高油价 “另有算盘”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