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大墉资产 做投资市场中的一颗“恒星”
2019-04-25 06:29:50   来源/作者:期货日报 韩雨芙   评论:0


   2018年,受国内外政治金融环境的影响,股票价格持续振荡,传统主观股票投资策略普遍呈现负增长,反倒是一些拥有保险策略或与A股相关性较低的投资策略有着不错的盈利。在“期货实战排排网”上,代表上海大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大墉资产)的“大墉资产1”就是一个这样的典型。

   大墉资产总经理鲍瑞海告诉期货日报记者:“我们并不想做投资市场中的一颗‘流星’,而是要做一颗‘恒星’,为客户提供持续稳定的收入。”

   严控风险下实现复利

   作为一个成立于2015年9月的私募公司,大墉资产自2016年开始发行产品以来,目前已发行了10余只产品,而公司的管理规模整体也达到了3亿元。公司的管理规模之所以可以在不到3年的时间有着如此快速的提升,在鲍瑞海看来,主要还是因为他们拥有稳定的投资团队,策略比较持续,叠加他们始终追求的不是在风险很高的情况下获得更高的收益率,而是在有限的风险下实现复利,让投资者可以持续获得比较稳定的收益。

   “2016年虽然在投资公司普遍获得不错收益率的情况下,我们只获得了25%左右的收益率,但在2017年那个CTA策略的小年,我们仍保持了20%左右的收益率,叠加2018年我们再次获得了20%左右的收益率,可以说以我们的投资方式,投资者可以获得一个比较稳定的长期收益。”鲍瑞海说。

   “之所以可以做到这一点,主要是因为我们始终坚持在风险可控的条件下实现盈利。”鲍瑞海告诉期货日报记者,虽然在重点机会中,全仓进入或单边持有较高头寸,在做对的情况下可以获得很高的收益率,但风险也相对较高。实际上,只要出现一次方向做错的情况,就会面临很高的回撤风险,而这对于一个私募的成长而言是非常不利的。因此,早在团队成立初期,他们就决定要做复利,并定下了很多不可碰触的红线。

   他举例说,在品种配置上,他们往往会配置同一产业链上的多个品种,比如,在黑色系产业链上,他们会配置焦煤、焦炭、螺纹钢、铁矿石、热轧卷板等品种。实际上,他们配置的品种远不止黑色系产业链上的这些品种,还包括农产品及能化产业链上的一些相关产品。

   此外,记者了解到,在某些合适的情况下,他们也会进行一些单边策略操作,比如,2018年的苹果和玉米,他们在确认将会出现单边行情后就始终做多,同时他们还在空头方面配置了一些鸡蛋等存在下行趋势的品种。

   然而,无论是采取对冲还是单边策略操作,他们在风控的操作上都是非常谨慎的。“实际上,在做单边交易时,我们往往在操作前就已经定好了这一策略的止盈止损线,一旦超出就会开始止盈止损。与此同时,我们对于仓位的管理也非常严格。虽然在抓住一些阶段性的主流矛盾时,我们的仓位也会上升很快,但考虑到自己的止损止盈线,往往会将仓位控制在一个较为合理的水平,进而将风险控制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鲍瑞海说。

   至于多品种对冲策略的风险控制,鲍瑞海表示,主要在于风险敞口的控制,除非在某一阶段中,他们特别看空或看多某一品种,否则在做这类操作时,他们会将配置品种间的风险敞口控制在5%左右。

   要长期跟踪精细数据

   说到他们的投资策略,鲍瑞海表示,往往是在对产业基本面数据进行深入研究后推导出来的。目前,大墉资产的日常交易策略往往是由投资策略委员会讨论得出的,而因其核心团队成员都曾在期货公司的研究部门任职,所以他们的投资框架主要建立在产业链的供需库存以及上下游利润分配等情况之上,需要长期跟踪相关的精细数据。

   鲍瑞海举例说,以黑色产业链为例,在目前整个产能非常稳定的情况下,往往需要跟踪一些更精细的数据,比如,焦化厂的产量、未来新增投产数据等。实际上,随着大数据的便利化,其中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目前他们所做的就是从一些数据比较全面且在某一产业内比较权威的数据商手中购买一些相关的数据,进行进一步的分析处理。

   “比如说,我们经常做的利润头寸,就是根据钢厂、焦化厂等利润情况进行的一种投资。以黑色系为例,目前整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进入后半期,‘十三五’规划也基本完成,相关城镇改造也在下降,这是否会对黑色系产品的需求产生一定影响呢?在增量不足的情况下,又会对整个黑色系产业链的利润产生怎样的影响?这些都是我们在研究投资策略时需要考虑的内容,而且可以通过长期观察一些相关的数据,来了解到具体的情况。”鲍瑞海向期货日报记者描述说。

   然而,这类数据往往会有很多,有些数据商不仅会提供月度数据,而且会提供一些周度甚至当日数据。虽然这样的数据可以让跟踪者更好地了解产业链上的情况,从中找出适合的交易机会,但这也并不意味着每个数据都是有用的,研究人员往往需要根据自己的关注重点进行筛选。实际上,鲍瑞海认为,数据上的量化研究将是未来投资盈利的主要研究方向,未来他们也会在这方面投入更多。

   “对于交易,虽然每年可以交易的机会有很多,但只要在个人认知的范围内去抓住一些交易机会就足够了,不需要面面俱到,特别是那种自己看不懂的行情,宁愿不做,也不要人云亦云。”鲍瑞海表示,不断换场地不见得就会赚钱,叠加个人的精力有限,相对于那些七八十人的投研机构,人数较少的投资机构只要做好自己的优势品种,不断将研究做得越来越细,这样赚钱的概率才会越来越大。

   今年更看好能化产品

   对于今年的配置,鲍瑞海更看好化工类品种,对于黑色系和农产品还需要进一步观察。他分析说:“目前之所以更看好化工品种,主要是因为国内期货品种在能化产业链上覆盖的越来越多,会在原油化工以及煤化工细分下游中产生很多错配的机会。在此前的价格下跌中,国内的一些煤化工相关产品已经出现了产能收缩或预期悲观的情况,未来持续进一步下行的空间并不是很大。因此,在未来的操作中,我们应该会进一步关注价差或升贴水方面的机会。”

   据他介绍,黑色系品种方面,今年将是钢铁先进产能释放的重要一年,目前需要进一步观察钢铁产业方面的产能释放情况。反倒是原料方面,之前铁矿石供应出现了一定问题,或给成品带来成本支撑,今年年内应该不会有很大的升跌。农产品方面,市场目光会重新回到国内蛋白消费见顶的题材上,而大豆全球供应充足,整体表现会偏弱,玉米及淀粉下行空间有限。“今年我们还考虑配置一定的股指期货,目前总体方向已定,总之是跌下来就买入。”鲍瑞海说。
 

上一篇:多策略组合 打造量化对冲基金新典范
下一篇:探究瑞茂通大宗商品供应链之秘

分享到: 收藏